·新闻热线:0577-68881655 ·通讯QQ群:214665498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苍南新闻网  ->  文艺副刊  ->  创作  -> 正文创作

小满·水车·枇杷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24日 来源:苍南新闻网

  “夜莺啼绿柳,皓月醒长空。最爱垄头麦,迎风笑落红。”小满时节,漫步于田埂之上,笑看清风拂柳,麦穗摇曳,野花烂漫,别有一番初夏情致。而此时,江南是另一番忙碌又安静的景象。小满动三车:“水车、油车和丝车”,以前江南小满节气里特别忙碌的是“三车”。农民们便忙着踏水车,浇灌庄稼;

  收割下来的油菜籽,也等待着农人舂打;养蚕人家,忙着摇动丝车缫丝。“小满乍来,蚕妇煮茧,治车缫丝,昼夜操作。”小满前后,江南农历四月,安静的是花事,忙碌的是农事。而最忙碌的当是水车——在所有的粮食作物中,最高效能的是水稻,最难伺候的也是水稻。北方少有水稻,并不是不够温暖,而是没有那么充沛的水可以灌溉。江南的小满,满的是水——江里,河里,湖里,田里,池塘里,满盈盈的都是水,而雨还在时不时地下……江南富足的雨水,造就了不同的物种,不同的庄稼,和不同的农具。人力脚踏水车,上世纪八十年代前的农村人,童年时候应该有接触过,在我的记忆深处,江南的脚踏水车是唯美的。美在它默默地坚守在这片古老的大地,美在它展现?#21335;?#20154;们在征服自?#36824;?#31243;中的非凡智慧,美在它在农耕时代中发挥的巨大作用,美在它给我们艰难苦涩的童年带来快乐。

  水车是劳动的产物,车水是劳动的场面,用自己的双脚踏出一片美好的生活是多么幸福。江南水乡适合种水稻,水稻在生长时节是不能缺水的,用水车灌溉稻田,我们江南垟的方言?#23567;?#36710;水”。大水车架在田头的河边,一如一个面朝黄土头顶蓝天的老农,展现着他那刚毅伟岸的姿身。夏天车水是艰苦的,也是快乐的,太阳火辣辣地晒着,无遮无拦,只戴了草帽,站在大水车上缓缓地踩着踏板,看着大转轴带动水车龙骨,每个龙骨都带有一块车板,随龙骨的转动,水被隔在两块车板之间和水车车厢形成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里,龙骨如履带般在水车?#21335;?#20307;循环转动,就这样一箱一箱的水源源不断地被从低处的河里运送到高处的稻田里,别有一番滋味。水车全由?#38745;?#25171;造,转轴直接放在木头支柱上,转起来的声音很有规律不急不缓地响着;大水车靠脚力,站在架子上,双手扶住上面的横木,?#27975;?#20132;替去踩下面的踏板,犹如悠闲的散步一般,别有一般情趣。那时,农忙时节,轻壮劳动力大多要去耘田,车水这活一般只?#32654;夏?#20154;和小孩子去做。小时候,我由于怕水田里的水蛭,我最?#19981;?#30340;劳动,就是去车水了。?#31561;?#36710;水,不如说出玩水车了,水车车水一人踩太吃力,二人一起踩就显?#24125;?#36739;轻松了。车水是一件苦差事,夏风徐来,骄阳融融,很容易让人昏昏欲睡,有时候踩着踩着太脚酸了,就可以偷懒,只出工不出力,甚至就扒在扶手上打一下盹。那时跟老人车水,我最幸福的是可以听一些老人在水车上边车水,边给我们说书。村里有个我们?#23567;?#38463;透伯”的老人,他最会说书,我最?#19981;?#36319;他一起车水,想想在青天碧野之中,享受着夏风清水,听书中英雄人物的传奇人生,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啊!说书的内容大多是我薛氏历代英雄人物的传奇故事,?#37266;?#20161;贵征东,三箭定天山;薛丁山征西,三请樊梨花;薛刚反唐,三拳打死太子等故事,听得我如痴如醉。虽然那时我是一个农场野蛮生长起来的顽皮小孩,那时还?#23545;?#27809;有能真正感受到传奇的力量和榜样的能量,但薛仁贵的英武豪迈的气概,薛丁山?#33402;?#25253;国的情怀,薛刚不?#38750;?#26292;的浩然正气,也默默在我幼小的心灵潜藏滋生,给我以男人的伟岸,人格的挺拔,人性的光芒。?#20154;?#20070;更有情调的是,“阿透伯”讲到高兴处,其间?#22815;?#21756;上?#22919;?#32769;调:“车水咯,赚钱哦,赚钱买枇杷,吃呀……”他那悠扬而又有点沧桑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田野,萦绕在我的耳边,?#20004;袢源?#36879;时空而来,溢满幸福。

  小满,红了樱桃,绿了芭蕉,盛夏未至,却已有?#20282;?#33643;骄阳清风蝉鸣的景致。小巧玲珑晶莹剔透的樱?#20197;?#19978;一个节气匆匆红过,此刻,绝大多数水果都还在积蓄着营养:梅子未黄,桃李未壮,芭蕉未熟。此时,江南?#23601;?#30340;上市水果似乎还只有枇杷,这常绿树的花曾寂寞地开在冬天,既不鲜艳,也无?#26355;跡?#30452;到此刻,青涩的果实才渐渐泛黄。

  每年,时至小满,母亲的小院,枇杷熟了。五月,小满,浅夏过半,水车响了,枇杷熟了,时光甚好。小满未满,小得盈满;人生最好,是小满。(薛思雪)

Copyright2005 - 2012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开心点心闯关
3d预测 凤彩网 上海时时开奖走势图百度百度贴吧 下载舟山星空棋牌 北京pk10走势图计划 北京三分彩开奖号码 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 重庆时时彩网 陕西快乐10分选号技巧 黑龙江时时开奖时间 重庆快乐十分500期走势 时时彩任选2稳赚技巧 皇冠博导航现金网 山西11选五走势图直选 捕鱼来了能赚多少钱 14场胜负彩开奖结果 贵州麻将规则8筒